当前位置 : 怀宁新闻网风采人物

李智海:我以我识传“非遗”


智海在中央电视台第七频道《乡村大世界》栏目中介绍“孔雀东南飞传说”非遗的传承情况

  本网讯(钱续坤朱琳琳)在今年公布的第五批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名单中,安徽省共有45人入选,怀宁县的退休教师李智海作为“孔雀东南飞传说”非遗代表性传承人,名列其中。消息传来,这位81岁的老翁是既兴奋激动,又倍感荣耀。

  源于爱——爱上传说的小镇青年

  “小吏港,从儿时起就听到外公、外婆和祖父讲焦仲卿和刘兰芝的故事。这故事,我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,主要情节相似,细节各不相同,听过之后,也就将故事在小伙伴中间传讲。”81岁的李智海谈起童年往事,记忆犹新。

  道光版、民国四年版《怀宁县志》载,“小吏港者,以庐江小吏焦仲卿得名”,而焦仲卿就是《孔雀东南飞》的男主角,小吏港则是《孔雀东南飞》故事的发生地,亦是李智海的出生地,尔后随着时间变迁,“小吏港”成为了现在的“小市镇”。穿越千余年,“小镇青年”李智海和《孔雀东南飞》冥冥之中注定有着剪不断的缘分。

  1956年,李智海在太湖中学读高三,是年秋,改《语文课本》为《文学》,汉末长篇叙事诗《孔雀东南飞》收入课本作为教材,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首次将《孔雀东南飞》收入中学语文课本。“课堂上,语文老师王新淼告诉我,焦刘爱情故事就发生在我的家乡,家在怀宁特别是家在小市的同学,莫名地兴奋激动。”李智海回忆道,也许是了解到自己的家乡和文学有了切实的联系,所以学的时候特别有感情,我很快读熟了全诗,从此播下了喜欢“孔雀东南飞”故事的种子。

  62年已过,那本载有《孔雀东南飞》的《文学》课本始终相伴李智海的左右。朱色钢笔留下的繁体字笔记,虽已模糊,但还能看到青年李智海的认真劲儿;“诗正文357句……计1838字”,黑色简体字的旁注,看到的是青年之后的李智海反复咀嚼文本的真挚。“这本书是1956年9月印刷的第1版,感觉它就像我的启蒙老师,一直很珍惜,想想60多年沧桑巨变,这本书还在。”李智海感慨道,讲课也好,研究也罢,我总是和大家讲起这本书,因为它是一本有故事的书。

  功在行——辛勤耕耘的师者

  1959年,大学毕业的李智海回到家乡的中学,成了一名语文老师。

  从学生到教师,身份的转变,并未改变李智海对于《孔雀东南飞》的热爱,他依旧关注学术界对于《孔雀东南飞》的最新研究动态。“与《孔雀东南飞》相关的论文,我都会认真阅读。报刊上刊发的孔雀东南飞传说故事,我都会手写笔录保留起来。在书店里看到论述《孔雀东南飞》的专著,也一定要买来。”李智海介绍说,工作那些年头,在大量阅读论述孔雀东南飞的著作基础之上,开始对从《孔雀东南飞》的历史背景、社会基础、历史意义和社会影响进行研究。没成想,李智海课余研究竟成了课堂的教学利器,他的《孔雀东南飞》讲得尤为精彩。

  “也许是因为小市镇是故事的发生地,李老师在讲到这一课时比其他任何一节课好像都带劲。”年逾不惑的陈桂生现已是一名高校教授,聊起恩师李智海滔滔不绝,记得上《孔雀东南飞》那节课,李老师提前三五分钟,打开录音机放了《阳关三叠》《高山流水》等名曲,先生从自己作为小吏港出生地的渊薮讲起,绘声绘色、煞有其事地交代了故事发生的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故事的结局以及作诗的缘由,先生在“传道、授业、解惑”的同时对封建礼教和宗法进行鞭挞,还不忘引导并整饬着我们这帮农村少年稚嫩的“三观”。

  1998年,卸下繁重的教学任务,退休后的李智海终于赢得时间,将满腔赤诚付诸“孔雀东南飞传说”。邀请同乡文人吴延洲参与研究传说,考据、厘清传说发生的地点等学术争议,发表一系列研究成果;从四川省昌溪县购买两株日香桂,栽在焦刘合葬墓前方两侧;2007年,为迎接怀宁县孔雀东南飞文化艺术节的召开,还参与策划和设计孔雀东南飞个性化邮票……笔耕不辍的李智海,接连推出《小吏港随笔》《孔雀东南飞故园拾穗》等书籍,让学术界眼前一亮,如南通大学校长周建忠评价道:“关于此诗的本事、传说以及再创作,一卷在手,真是全局在胸,对进一步研究与探讨《孔》诗,奠定了非常扎实的基础工作,我相信,学术界会由衷感谢你的辛勤劳动。”也让“孔雀东南飞”这个传说以及传说的发生地“怀宁县小市镇”引得世人关注,“孔雀东南飞”俨然成为当地一张响当当的文化名片。

  书痴者文必工,艺痴者技必良。年少时对“孔雀东南飞”发乎心的热爱,直至暮年时锲而不舍的精进,李智海在2011年成为了省级“孔雀东南飞传说”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,又在今年被定为国家级“孔雀东南飞传说”非遗传承人。

  承其责——孜孜不倦的传承人

  六十甲子一轮回,少年成了耄耋老人。在这轮回中,李智海成为了“孔雀东南飞”非遗传承人。

  “热爱祖国要从热爱自己的家乡开始,热爱人民要从热爱父母乡亲开始。在岗时,我拼命工作;离岗后,便致力于宣传我的家乡。”李智海说这句话声音突然变得有力而有节奏感,那种力量让人相信,他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般践行着。如今已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的李智海,说压在肩上的担子更实更沉了。“保护并传承孔雀东南飞传说,是我的职责和义务,任务光荣,责任重大。”为了更好地实施“孔雀东南飞”传承,2016年冬,李智海与老伴夏节荣,从住了50多年的老县城石牌搬家至古镇小吏港。

  非遗载体和非遗传说如车之两轮、鸟之两翼,互存互补而生,如何让非遗传说后继有人,一直是李智海的牵挂。“要让更多的学生了解‘孔雀东南飞’非遗故事,让这个传说非遗在青少年中普及;还有一个更现实更重要的任务,就是要教育广大青少年爱护保管好‘孔雀东南飞传说’的非遗载体。”李智海说,在古镇小吏港,与故事有关系的人名地名都留有一些传说,成了非遗载体,保留载体,就可以使得流传民间的故事传说得到更好地弘扬。为此,李智海担任了小市中心学校校外辅导员和校报顾问,非遗走进了校园,他和孩子们面对面地讲述动人传说;编辑资料,为孩子们、老师们提供相宜的文字资料。现如今,李智海的著作《孔雀东南飞故园拾穗》全镇学生人人皆知,人人会讲《孔》诗,人人会讲孔雀东南飞故事传说。“让孔雀东南飞传说传承人全镇开花,待他们升入中学、大学,他们中肯定有人热衷于孔雀东南飞传说的收集和研究,这就解决了孔雀东南飞传说传承人后继无人的问题。”李智海说。

返回顶部